武昌醫院重症科徐亮:堅持握手鼓勵患者

2020-04-04 22:59:29  阅读 554876 次 评论 0 条

(原標題:武昌醫院重症科徐:堅持握手鼓勵患者,隔離病房不隔離愛)

徐(右一)為患者加油打氣。 本文圖均為受訪者供圖

1月31日臨近中午,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武市武昌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兼外科第一黨支部書記徐全程幾乎都在喘著粗氣。電話那頭,他的疲憊顯而易見。

由於身處醫院的ICU(重症加強護理病房),對的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危重症患者,45歲的徐每天早晨8點就要穿上厚重且密不透風的防護服進入病房。由於前期物資吃緊,防護服相對不足,為了節省用量,他一天隻從ICU出來一次,透透氣,吃飯,再轉身回去。

“防護服是嚴密的,不透水,不透氣,所以身上的衣服幹了濕,濕了幹,人脫水比較厲害。”徐表示,每到冬季都是呼吷Ł疾病、心腦血管疾病的高發時期,所以每年這個時候,ICU重症、呼Ū心血管等領域的醫務人員都是最忙的。“隻能說,現在是更忙,我們基本一個月沒回家了。”

隨著疫情的發展,1月23日起,武市7家公立醫院成為發熱門診的定點醫院,其中就包括武昌醫院。在成為定點醫院當天,該院ICU的16個床位就住滿了新冠肺炎患者,至今仍無空位。

截至目前,在徐等醫生的指導下,武昌醫院重症監護病區已有4名新冠肺炎患者成功出院。他們出院後最與還在“鬥爭”中的病人共勉的是:一定要堅持,一定要相信醫生。

徐(右一)把名字寫在防護服上

45歲的徐是武昌醫院重症醫學科的中流砥柱。

從事臨床工作近20年,他多次在海外及國內省部屬醫院進修重症醫學專業。工作以來,發表包括SCI在內專業論文近20篇,參編專著7部,主完成課題5項。

世界呼吸照護聯盟國際執委會委員、中國醫師協會呼吸康複專委會委員、武市醫師協會重症醫學科醫師分會副主任委員等多重身份,讓徐總會受邀參與到往年年末各專業學會的年終總結會。

徐注意到,2019年12月末,參會的醫學界人士在一起聊天時,都會提到近期他們見到的一種“怪怪的病”。據他回憶,當有醫院收û〙種“怪病”之後,他也收到一些兄弟醫院發給他看的病例情況,大家一開始都覺得是病毒性肺炎。

然而,這種病例在經過呼吷Ł九聯檢篩查後,得到的都是陰性結果。此時,醫學界開始警覺,他們所對的是一種以前沒有見過的疾病。最終,它被確定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並且能夠人傳人。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1月23日起,武市7家公立醫院成為發熱門診的定點醫院,其中就包括武昌醫院(三級)。在成為定點醫院當天,該院ICU的16個床位就住滿了此次新冠肺炎的患者,至今仍無空位。

從收û第一個新冠肺炎病例開始,武昌醫院ICU病房啟動標準的二級至三級防護措施,醫務人員每天都需要花5分鍾時間穿上厚重的防護服後,再進入隔離病房中。

徐每天早晨8點右進入隔離病房,直到晚上八九點鍾下班。期間,僅有很短暫的30-40分鍾供他吃飯和去手間。

相比5分鍾穿防護服,脫防護服是才是一䱯更加危險的環節。

“我們脫防護服都得非Ů小心。”徐告訴澎湃新聞,脫防護服是最危險的時候,因為脫的時候是從隔離病房到幹淨的區域,醫護人員一般10分鍾右才能把防護服脫好。

此外,防護服是非Ů嚴密的,不透水,也不透氣,徐身上的衣服幹了濕、濕了幹。由於前期防護服等物資有限,為了節省穿脫防護服的次數,他在工作時也不能喝水,導致出現脫水狀態。每到休息時,他都會不停大喘氣,但ICU中都是危重病人,時間也不允許他過多在隔離病房外停留。

據徐觀察,ICU中的病人開始都是高度疑似病例,核算檢測後基本都確診是新冠肺炎患者。對҇症患者的û療來說,他認為,首先要明確的是,目前沒有特效藥物,就是進行合理的氧療。其次,要有科學的思辨思維,要找準主要û療方向。第三,合理應用經鼻高流量氧療技術、無創機〚氣技術。

“對不同的病人會有不同的判斷,有的病人可能很早就使用無創技術,而這種病人一般情緒會比較煩躁,打無創不配合,所以需要醫生有更多的耐心。”徐表示,這些病人都是样Ņř性,所以在給他們使用無創技術時可能會有大量的氣溶膠產生,這時醫務人員暴露在危險環境中的風險就會進一步增加。

1月23日,國家衛健委特組織製定的《醫療機構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預防與控製技術指南(第一版)》也提到,醫務人員為疑似患者或確診患者實施可能產生氣溶膠的操作(如氣管插管、無創通氣、氣管切開,心肺複蘇,插管前手動通氣和支氣管鏡檢查等)時,要采取空氣隔離措施,佩戴醫用防護口罩,並進行密閉性能檢測,做好҃防護(如護目鏡或罩)。

徐(二)團隊與出院患者

武昌醫院醫療物資和人力緊張的問題,在近日抵達的支援隊伍幫助下,得到一定緩解。

此前,在該院的ICU病房,隻包括徐在內的五位醫生。如今,空軍軍醫大孷ņ療隊指定對接武昌醫院後,40餘名醫生護士補充進來。經曆過磨合,此前的診療工作流程得〲一步優化。

近日,武昌醫院陸續傳來患者出院的好消息。2月1日,一名56歲的新冠肺炎肺炎患者在該院重症ICU經過二周的û療,二次測試核糖样Ņ檢查陰性後出院。截止目前,武昌醫院已有4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

“病人一定會很焦慮,現在是自媒體時代,病人也會看到很多信息。”徐告訴澎湃新聞,在û療過程中,最重要的是要鼓勵病人,其次一定要鼓勵家屬。

“一個不明的新的病毒出來後,現在大家都承認它人傳人,又沒有特效藥,你說誰不怕?”徐說,當隔離病房的醫生護士被防護服緊緊包裹時,病人都不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子時,他最聽到的就是醫生護士們的聲音。“有病人就跟我們說,隻要每天能聽到我們的聲音就行了。所以,一定要做心理上的護理,這其實就是醫學的人文關懷。”

徐把自己的名字手寫在了防護服上,即使他戴著手套,也一定會去和每位病人握手。他認為,除了貼在病人耳邊說話,給予言語上的鼓勵外,也一定要有肢體語言的加持,讓患者感受到真正的、關愛的力量。